名下无虚士 余事作诗人 启功的对联_澳门金沙官方网

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方网

名下无虚士 余事作诗人 启功的对联

2018-12-17 09:15
来源:澳门金沙网址日报 作者:曹 鹏字号T|T转发打印







《启功全集》






《启功书法作品选》




启功是书法家,同时是古典文学专业教授,精于诗文声律,擅长对联创作便是题中应有之义。启功自己出书时,并不太重视对联作品,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5年出版《启功书法作品选》,是当年极难得的精装本画册,正文图版123页刊登了大几百件书画作品,只选了两副对联占了两页,也就是聊备一格而已。

这两副对联其一为:“文章博综希中垒醪醴风流半信陵款识:吴荷屋有此联,作刘中垒、魏信陵。友人刘公九庵所贻,不敢悬也。今易二字而书之,以余惸鳏老和尚亲杯酒于信陵之乐,只余其半耳。一九八三年元月,检箧见吴联,倚醉拈此,距获荷屋书时二十寒暑矣。文新同志正之。珠申启功并识于浮光掠影之楼,年七十有一。”上联所言中垒为汉代刘向;吴荷屋名吴荣光,是清朝广东书法家。启功记录下了故宫博物院鉴定家刘九庵赠自己吴荷屋对联,但对联意思推崇过甚,所以启功不好意思挂出来。查《书法丛刊》2017年第5期第6期连载《启功先生旧藏善本碑帖专辑》,内容是所谓狭义的碑帖也即黑老虎,没有卷轴册书法作品,不知道启功格外有感情的吴氏原联是否出版过。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出版《启功全集》第19卷,内容为“联匾签”,所收的是对联与牌匾、书签。这是启功作品集里收对联书法作品最多的一本。这套《启功全集》虽然规模可观,有编辑委员会,还有出版委员会,阵容气势颇大,但是编校质量让人不敢恭维,仅就我所见,就有“爱画入骨髓高歌披心胸”“不肯低头事鸾鹤偶然伸脚动星辰”“读书身健方为福种树花开总是缘”三联完全印重了!印重图片,一之已甚,岂可再乎三乎?

启功有一联反复书写分赠不同人的情况,如他分别拟写给赵仁珪“作文简浅显行事诚平恒”与写给祁钧的“行文简浅显临事诚平恒”,只是上下联各改一近义字。

启功也有一联书写两遍上款是同一人的情况,如1976年冬写的“若能杯水如名淡应信村茶比酒香”一联就是给王湜华的,王湜华为先后在北京大学文学研究所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任研究员的著名《史记》专家王伯祥的儿子,毕业于北京大学,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此联是节自夏承焘的词作,启功款识写明了是王湜华属书“髯翁句”,按照传统对联写法,一般不会摘现成诗词两句为联的。有些人把此联称为启功对联杰作,应算是误而又误。当然,启功也有摘古人律诗一联直接写成对联的例子,如“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关于此联某名公曾经闹过一出笑话,在此不表。1992年启功书有“草色全经细雨后花枝欲动春风寒”对联,特意注明“截唐人句”,是节自王维七律《酌酒与裴迪》的颈联,原句为“草色全经细雨湿”。“湿”写为“后”,说明不是照抄的而是凭记忆。

启功师从史学家陈垣,毕生从事文史教学研究,所写对联有很多是给同行的师友门生以及熟人,对联的一大主题是文史,变着花样的说客气赞美推重的话,有时也会挺夸张,如“词气力与宋元角史通学补谈迁疏”,所赠之人水平文才史识成就得多高,才当得起这副对联?关于读书启功极有心得,“事冗书将零碎读时来花自整齐开”,所言非过来人道不出。

启功书联集句颇多,但是不会上下联都用熟句,如“沧海未全归禹贡春城无处不飞花”,下联韩翃名句人人皆知,而知道上联出自杜甫《诸将五首》的就不多了。还有“几处早莺争暖树频来语燕定新巢”,上联白居易名句不必多说,下联出自杜甫《堂成》。还有“曲江山水闻来久庾信文章更老成”,下联是杜甫名句,上联出自韩愈《将至韶州先寄张端公使君借图经》。集唐人句时,启功总喜欢从杜诗中找料,可见于杜诗烂熟于心。这些地方就都是时下书法界大佬的短板了。

启功书联或集句为联并不都注明出处,由于他写给的人彼此都有相当的学养,联语的出处大家都知道,觉得用不着再写出处。他名气大,作品传播广,有些本来是前人的联语经启功一写,著作权便姓爱新觉罗了,如“旧书常诵出新意俗见除尽为雅人”就被很多人归为启功作品。

启功的诗词以诙谐风趣的打油体最为擅场,不过,可能由于对联作为客厅书房悬挂的书法作品,形式上讲究典雅,不适合开玩笑,所以,启功的对联极少有嬉笑怒骂调侃的情况,顶多也就是偶尔用一些冷僻或生奥的典故暗藏一些微意。据说清代的翁同龢因为书名太盛,求书索字者门限为穿,不胜其扰,于是在不耐烦却又不得不应酬时,便书以“山穷水尽”四字交卷,意头不好,人们也就只好知趣止步了。启功在世时,声名不在当初翁同龢之下,当然也就门庭若市,有一些对联是被勉强写的,偶尔也就用“山穷水尽”法。

启功写对联一般用他的启功体楷书,间或有行草书,未见其以隶篆等体写对联。

用了很多年撰写了几稿《诗文声律论稿》最后才出版,启功于诗词文赋的格律声病有着专业的造诣,又有很深的诗文修养,用在拟撰联语上,达到了随手拈来、炉火纯青的程度。例如“海中大佛八宝盖云端仙人双翠翘”一联,下联结字“翘”如今口语中一般为第四声,也即仄声,貌似不合对联应以平声结尾的规定,其实查一下平水韵,“翘”字在下平声“二萧”里,而《现代汉语词典》也明确地标明了,“翘”有第二声(例句“翘首”)与第四声(例句“翘尾巴”)两个词条,含意近似,事实上口语中已经极少有人念第二声,叫起真来“翘首”与“翘尾巴”其实是同一个“翘”字。这类细节,足证启功不愧为古典文学教授,是极熟谙平水韵的,才会这样用似非实是的“翘”字。

启功是爱新觉罗的嫡系子孙,是雍正皇帝的第九代孙,雍正在当亲王的时候住的雍亲王府,登基后捐为寺庙,是为雍和宫,乃北京规格最高的黄教皇家寺庙,清朝时是全国规格最高的寺庙,地位特殊。启功小时候依血缘关系得以在雍和宫当小和尚精修佛法,至今雍和宫的大雄宝殿里的楹联有一副出自启功的手笔:“超二十七重天以外度百千万亿劫之中”,正殿还有两副乾隆皇帝写的楹联都无署名,但是这副署有“启功敬书”,这副对联用的是释典,可谓工整贴切,凝聚着深厚的感情。

说句题外话,与雍和宫隔二环路与北护城河相望的雍和家园,原先楼顶是启功书写的四个大字“雍和家园”,到了夜晚亮起灯箱,成为北二环的一处地标,去年京城清理天际线,拆除了楼顶的启功题字。启功题写的北京牌额很多,但是我很少见到他给房地产小区题名,“雍和家园”能求到启功书写,可能打动他的不是“家园”,而是“雍和”二字。

启功八十六岁时书有“名下无虚士(《陈书·姚察传》)余事作诗人(韩愈《和席八十二韵》)”一联,正可用来作这篇小文的标题。

2018年11月24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