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曳造化秘 夺取鬼神功 齐白石的对联_澳门金沙官方网

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方网

漏曳造化秘 夺取鬼神功 齐白石的对联

2018-12-10 09:45
来源:澳门金沙网址日报 作者:曹 鹏字号T|T转发打印

篆书联

篆书五言联

篆书五言联

行书联







篆书联

楷书四言联



齐白石不认为自己是书法家,极少单独的书法作品,晚年偶尔应人之求才写条幅、横幅。齐白石创作的书法条屏、手卷、册页我都未曾见过,不能排除也许有存世作品,可以肯定即使有也是偶一为之,数量可以忽略不计。除了题画之外,齐白石最主要的书法作品就是对联了。

可以说齐白石并不重视作为文学体裁的对联,至少不像对诗那样重视,这也是沿袭了中国传统书画家与诗文家的价值观,对联虽然普及流行,但是从来不是正式文体,不仅古代文论著作特别是文体著作如明代吴讷《文章辨体序说》、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都不把对联列在所研究的文体范围,现代的文体研究著作如禇斌杰《中国古代文体概论》也未把“对联”列为古代文体之一种。

对联作为文体,一直处于不尴不尬的位置,文人学者习惯于把自己的文章或诗词结集出版,但是几乎没有哪位名家把自己的对联作为文学作品结集出版,名人出版的个人对联集,一般都是作为书法作品画册面世的。

各种出版的齐白石诗集版本,都未把对联作为齐白石的诗作给予对待。齐心编《齐白石诗选》在“补遗”里收了《自挽》:“有天下画名,何若忠臣孝子;无人间恶相,不怕马面牛头”等寥寥几副对联。这应当是出于不把对联视为韵文的考虑。与之相对应,《齐白石文集》不包括韵文诗歌,所收齐白石著作都是名符其实的散文,同样也没有收对联,显然是也不把对联视为散文。

《齐白石全集》第十卷在诗集后附了对联,在已出版的齐白石诗文著作里是收对联最集中、数量最多的一种,但是所收对联数量还是有限,遗漏之作不在少数。值得一提的是,全集所收齐白石对联,近半是挽联,挽联因为要公开悬挂张贴在葬礼上,是极受重视的正式作品,也是齐白石最花费心血、投入感情的作品,从现存的齐白石挽联作品来看,大都是长联,极具工力,贴合所悼念者的身份与生平,可惜的是,这些挽联只留下了文字,墨迹大都未留存下来。

齐白石极重视自己的诗歌,他的诗稿保存完好,近年已经影印出版,诗的数量远比各个排印本为多,他仔细抄录了自己作过的诗,但是却似乎很轻视或无视自己的对联,并没有留心专门抄录对联,至少从保存下来的手稿文献中没有发现抄录所撰对联的底稿专册。不重视保留对联作品底稿,不等于不擅长对联。齐白石拜过名师苦学写旧体诗,对于五律、七律下过多少年的功夫,颈联、颔联是作律诗的必修课,肯定千锤百炼,能随手拈来,可以说,会写律诗就必然会写对联,律诗高手也必须是对联高手。

齐白石在其《丙子札记》(1936年)记录代销字画篆刻账目的空白页,留下了两副篆书对联底稿,一是“三思艰下笔一技几成家”,一是“莫谓胸中富丘壑须知腕底有鬼神”,后一副有添补修改的痕迹,是草稿无疑。

在齐白石在世的社会环境里,书画家与诗人文人以及名人,照例都会被人们求字写对联,所以,撰联语、书对联是一个人成名成家后推脱不掉的义务,齐白石也不例外。他早在1902年的对联“梅影一窗移月来松阴半榻有山意”就题有“沁园夫子大人之命”的上款,是写奉恩师的。

从现已出版发表的齐白石对联来说,文字带有创作性质的对联在齐白石的作品中并不多,书有上款题赠亲友应酬性质的作品占了相当比例。他常反复书写一些联语,文字都是吉祥喜庆的意思,如“仁者长寿老矣加餐”“群持山作寿常与鹤同侪”,明显大都是应酬作品。即使是赠给毛泽东的“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他也又题赠过弟子李可染的妻子邹佩珠,是现成熟词。

北京画院藏“大福宜富贵长寿亦康强”,只有联语十字,未署名用印,不知是齐白石写出来留着备用的未及赠人便去世,还是什么情况导致未完成。

齐白石也有对联上的题记内容超越了应酬性质,如1922年的“文章江左家家玉烟月扬州树树花”,上下联左右题满了一篇跋语:“余行年六十学书不成,以为书不必工,但能雅足矣。尝见人摹写汉碑,其用笔摆舞做成古状,以愚世人。尝居海上,时人称为书中之圣书中之王,深知书中三昧者耻之。今渭城仁仲索此,余之大惭,知书者自知耳。白石老人璜。”明显是对李瑞清大不以为然。这段题跋是反映齐白石的书法观的重要史料。

齐白石对联以篆书为主,早年写何绍基风格的行书,晚年也作行楷书对联,不过数量很少。他的对联以七字联语为最多,五字、四字联也常见。齐白石的性格趣味偏重刚劲质朴,所书对联的字体很大,几乎撑满纸面,书风雄强壮实,如古松枯藤,苍劲有力,与其篆刻印章的风格是一致的,也就没有小巧精致秀美的小对联调调,用传统眼光看,文人气弱一些,倒是颇有赳赳武夫的气派。这些对联大都是单行排列,偶见双行排列者,如1937年为秋姜五兄祝寿的“举不伤仁因永寿名偏传世为填词”就是上下联都写成双行,一般这种情况下联文字会从右到左排列,名为“龙门对”,齐白石此联却违反了格式,不知是有意这样写,还是偶然疏忽忘了“龙门对”的格式?

齐白石极少集句联,偶尔抄录名联,以我所见,齐白石赠王朝闻的对联就是摘录唐诗五律中的两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齐白石在其他场合没有同类作品。民国时期尚不时兴从古人律诗中直接摘录现成的一联写成对联,最低限度也是要集句,也即从同一人或不同的两人的两首诗中各摘一句,若是长联则可以从多人的诗词中摘多句成一副对联,增加了难度,方显示诗词学问功底,翻出新意,显现出集句者的眼光与匠心。摘律诗名联写成对联,也太简单容易了些,连小学生都做得到,所以为前人所不取。我没有什么根据地猜测,很可能此副作品是王朝闻点题求书,而不是齐白石自己要这样写。

齐白石署款九十岁后的对联,真正作到了人书俱老,如入化境。如上款“任潮先生雅正”的“持山作寿与鹤同侪”,墨酣笔辣,有如铜筋铁骨,字字神完气足,在篆书艺术中,达到了新的高度,堪称力作,三年后给东北美术专科学校又写了一副“持山作寿与鹤同侪”,同样精彩,可见是老人得意之作。后辈的黄苗子诸位取法于齐白石这路篆书作品。

“漏曳造化秘夺取鬼神功”,齐白石晚年曾书有此联,推想应是赞美别人达到了笔参造化、鬼斧神工的成就境界,借用来评价齐白石的对联,其实再贴切不过了。

2018年11月30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